【读史忆人•典故】五世格达活佛:入藏劝和 光荣献身
2021-08-09 16:42:43      来源: 统战新语      作者:

tzxy080901-1.jpg


五世格达活佛,原名根嗄益登,法名洛绒登真·扎巴塔耶,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甘孜县生康乡德西顶村人。1903年出生,1905年按照宗教仪轨选为四世格达活佛的转世灵童,认定为白利寺第五世格达活佛。后来,五世格达活佛去拉萨甘丹寺学经,8年后获藏传佛教最高学位“拉然巴格西”,并返乡成为白利寺的寺主。

五世格达活佛不仅佛学造诣精深,而且谙熟藏族的历史、文学、藏医学、天文历算等。他慈悲为怀,生活俭朴,平易近人,为人诚实,乐于帮助贫苦群众,经常免费为群众治病。白利寺所得的布施除寺庙供奉外,其余的尽力拿出来接济穷苦人。他痛恨国民党的反动腐朽统治,白利寺常年收容有30多名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的孤儿和被国民党迫害出走的劳动人民。他关注民生、奉献社会的善举在当地群众中广泛颂扬。

1936年春,红军长征来到四川涉藏州县,国民党反动派为阻挠红军北上,对共产党和红军大肆造谣诬蔑,通告四川涉藏州县群众不准给红军提供粮草,严禁帮助红军,企图置红军于绝境。

红军到达甘孜后,尊重藏民的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军行所至,纪律严明,秋毫无犯。亲眼看见红军的作为,五世格达活佛判断这是一支能够为人民带来幸福的军队,他以自己特殊的身份,带动四川涉藏州县人民为红军筹备粮草、支援红军,不遗余力地向群众宣传共产党和红军的政策主张。仅白利寺就支援了3万多斤青稞、4千斤豌豆,可谓倾囊相助。红四方面军为白利寺发布布告,明确提出:“查白利寺配合红军共同兴藏灭蒋,勋劳卓著,我军给予保护,任何部队不得侵犯,违者严办,切切此布。”在五世格达活佛的带动下,不少藏族同胞打消了疑虑,返回家园为红军做翻译、当向导、救护伤员等。

五世格达活佛支持红军的行为得到了关注。在甘孜驻留期间,朱德总司令与格达活佛分别在白利寺和甘孜县城会面9次。在朱德的谆谆教诲下,格达活佛成为中国共产党的忠实朋友,宣传红军是救苦救难的军队,并写下:“天空出现雨积云,干旱土地多高兴;红军带了红雨来,红旗红军亮了心。”

不久,在朱德总司令的主持下,中华苏维埃博巴(藏族)自治政府在甘孜成立,这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在民族地区成立的第一个民族自治地方政权,五世格达活佛被推选为自治政府副主席,成为活佛参与革命政权的第一人。

1936年7月,红军继续北上,朱德在红军行前专程与格达活佛话别,红缎上为格达活佛写下“红军朋友,藏人领袖”的题词,并将自己的八角军帽赠送给他。格达活佛赋诗:“云雨出现在天空,红旗布满了大地,未见过如此细雨,最后降遍大地;啊,红军,红军,今朝离去,何日再归。啊,红军,红军,藏族人民的亲人,为了祖国的统一,你们历尽艰辛,愿佛主保佑你们,盼你们早日归回。”

红军走后,国民党和反动土司卷土重来,中华苏维埃博巴政府成员和积极分子惨遭杀戮。五世格达活佛深信中国革命必然胜利,经常说:“红军一定会回来,藏族人民一定会翻身。”

五世格达活佛将朱德总司令的相片和一张红军保护喇嘛寺庙的布告放在白利寺释迦牟尼塑像中珍藏了14年;他掩护和安置了红军在甘孜一带留下的大量多伤病员,使之免遭国民党反动派杀害;他十分关注红军北上后的情况,听到青海军阀马步芳等残杀许多红军的消息,专为牺牲的红军念经,写了许多怀念红军的诗歌;抗日战争爆发后,他看到一张“山西八路军奋战图”,兴奋地向藏族同胞宣传八路军抗战的胜利。

解放战争中人民解放军进军大西南时,五世格达活佛立即派出代表绕道青海到北京向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献旗致意,表达藏族同胞急盼解放的心情。康定解放后,他在甘孜召集了3000多人举行庆祝大会,动员群众积极为进藏部队充当向导,运送粮草。

后来,五世格达活佛被任命为西南军政委员会委员和西南民族事务委员会委员。全国政协一届二次会议召开在即,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拟请五世格达活佛作为特邀代表出席盛会。但与此同时,国外敌对势力正加紧阻挠西藏和平解放的活动,企图分裂西藏。

面对这一情况,五世格达活佛说:“我很想到北京看看,可是,为了西藏的早日解放,我现在顾不上”,“等西藏实现和平解放以后,我再去北京见毛主席和朱总司令”。

1950年6月2日五世格达活佛致电朱德总司令转全国政协会议说:“谨以热忱祈祝大会成功。西藏地处边疆,首当国防要冲,百余年即为帝国主义垂涎。当值全国即将全部解放,为建设国防,完成统一富强之新中国,则西藏问题之解决实为当前刻不容缓之急务。窃意西藏解决应以和平为主。”并再次表示,他愿去西藏劝和。

许多领导同志和友人为他此行的安全问题担心,五世格达活佛不畏艰险,毅然前往,行前对友人说:“我是为了藏族人民脱离帝国主义的羁绊,早日获得解放而去西藏的。我要亲自告诉那里的人民和喇嘛们,人民政府和解放军是西藏人民的救星。西藏人民不要再受帝国主义和反动分子的欺骗。”

他还说:“为了本民族的解放事业,万一出事也是光荣的。西藏人民了解我,谁杀害了我,老百姓就会反对他们,就会更加拥护共产党,拥护解放军。”

7月,五世格达活佛一行从白利寺出发,踏上赴藏劝和征程。在昌都,五世格达活佛深入藏民和喇嘛中宣讲《共同纲领》和共产党的各项政策法令,以亲身经历和耳闻目睹的事实,揭穿帝国主义和反动派的造谣中伤,消除西藏各界人士对共产党、解放军的种种疑虑,为进军西藏创造了有利条件。

然而,五世格达活佛的一系列劝和促谈活动,受到帝国主义侵略势力和西藏亲帝分裂分子的重重阻挠,他们暗中施用种种伎俩,一打一拉,一面扣留,一面出面接待这位活佛,要他承认共产党是毁灭宗教的。五世格达活佛回答说:“我只知道共产党主张民族区域自治,保护宗教信仰自由,尊重少数民族风俗习惯,十几年前就是如此。”就因为说了真话,道出真理,五世格达活佛被顽固势力毒死,年仅47岁。

tzxy080901-2.jpg

1950年人民日报在头版报道了五世格达活佛遇害事件

此事轰动了全国,激起了西藏人民和全国人民的巨大愤怒。毛泽东同志作挽联:“为真理,身披袈裟入虎穴,纵出师未捷身先死,堪称高原完人。求解放,手擎巨桨渡金江,虽长使英雄泪满襟,终庆康藏新生。”人们以各种方式悼念这位可敬的活佛,颂扬他的献身精神。

tzxy080901-3.jpg

图为五世格达活佛悼念活动现场

1950年11月,西南军政委员会在重庆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中共西南局、西南军政委员会、西南军区的负责人邓小平、王维舟同志等亲临大会致哀。贺龙同志撰写了《悼格达委员》的纪念文章。《新华日报》发表了《西藏一定要解放———纪念格达活佛》的社论。曾经和五世格达活佛在甘孜高原患难与共、结下深厚友谊的西南军政委员会主席刘伯承将军送的挽联写着:“具无畏精神,功烈永垂民族史;增几多悲愤,追思应续国殇篇”。这既是对五世格达活佛伟大献身精神的颂扬,更是对立志要和平解放西藏的解放军指战员、广大藏族同胞和宗教界爱国人士的激励。

1950年10月,人民解放军一举解放昌都。昌都解放后,毒害五世格达活佛的特务分子被捉拿法办。1951年5月,《中央人民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签订。五世格达活佛生前为之奋斗牺牲而未竟的事业得到了实现。


专题专栏
  • 跟党走·衡阳统一战线庆祝建党百年系列报道
  • “学党史 学《条例》  明初心 担使命”衡阳统一战线开展党史学习教育
  • 衡阳统一战线深入学习贯彻《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工作条例》
  • 衡阳统一战线学习贯彻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
  • 同心脱贫攻坚,决胜全面小康
  • 衡阳统一战线,在抗击疫情中迎接春天
  • 衡阳统一战线助力乡村振兴战略实施
  •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

中共衡阳市委统战部版权所有

湘ICP备12008669号